腐向的叶子

有了香港的票,有没有人一起的?一个人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看演唱会,希望有个贝壳姐姐能带带我qwq

当哥哥说:这是你所珍视的东西
尤里并没有从哥哥手里拿天狼之匣,而是握着哥哥的手一起拢了过来。
这难道不是意味着哥哥也是被尤里所珍视(废话)
我不管!反正我就是要在玻璃渣子里找糖吃!!!˚‧º·(˚ ˃̣̣̥᷄⌓˂̣̣̥᷅ )‧º·˚

[生贺] 祝mamo的35岁生日快乐!!!

灵感来源于前几天mamo生日的LINE live
mamo酱喝醉了真的超可爱啊啊啊////

稍微有点色?不喜勿喷(⌯¤̴̶̷̀ω¤̴̶̷́)✧

PS;其实是向日葵幼儿园里的大家的脑补给我的灵感www




6月8日晚  (请自动带入日文)(“我”代表夫人)
       “大家辛苦了~”带着一丝俏皮的尾音,mamo缓缓的站了起来,因刚刚才从直播的紧张感中解放出来不禁伸了个懒腰,紧致的腹肌和优美的人鱼线在这个动作下一览无遗。
         “mamo桑辛苦了!”“工作辛苦了miyano桑”
staff们纷纷说到,mamo听到后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说“民那桑也是,辛苦了nya~”         “nya?”
“这孩子醉了吧。” “嗯,醉了呢。” “nya什么的好可爱////”.......以上为staff们的心理活动。马内甲桑见状,拉住mamo的袖子就往出走“miyano桑我先送回家啦!大家辛苦了~”
         看着两道走远身影,staff们不禁讨论起来“刚才的mamo桑真是好可爱啊 ”  “对对!原来miyano桑醉了是这个样子啊。。”  “像小孩子一样呢www”
“不过话说回来miyano桑的身材真是好啊/////”
           此时,马内甲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把某1.82+的大型少女给拖回了家。
             我打开家门,看到一脸无奈的马内甲桑和像树懒一样挂在前者身上的某人,身上还带着一丝丝酒香。马内甲桑“今天不是mamo酱的生日嘛,稍微放纵一下就变成这样了。接下来就交给你啦!”他像我眨了一下眼。“嗯。。我没醉~”好似梦呓一般的发出小声抗议,本就带着微微的鼻音,因醉酒显得更加甜腻,抗议中听出了撒娇的意味。我红着脸立马接住他朝家里抗,不忘向马内甲到了谢。
      好不容易把将近高我一个头的某人扔到了床上,与床的亲密接触稍微让他清醒了一点,
我坐到床边摸着他松软的头毛抱怨 “平常就叮嘱你要少喝洒,今天还是马内甲桑送你回来的,明天好好向他道谢 知道吗?”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便低下头又重复了一遍 “知道了吗?”
    “嗯。。。”带这酒香的气息呼在我的脸上 ,就在我稍微出神时, 他一把将我拉入怀中带着男士用的古龙水和香槟混合成的难喻的香气包围着我,独特的视角让我更加清楚的看见他微红的脸颊,高挺的鼻梁,薄唇吐出带着酒气的微微呻/吟///睫毛如停歇的蝴蝶羽翼般颤抖, 我急忙爬起来“怎么了? Mamoru,很难受吗?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倒杯水”  
   起身时被抓住了胳膊“不要,待在这里就好~~
色气的尾音使我不禁到吸一口气,长年握着台本的手顺这我的手臂缓缓的下滑,知道拉起我的手附在他的脸上“啊~舒服~~”
        我的手完全被他当成用来降温的了,“好热~”他的另一只手拽住自己的衣领想要解开的样子, 酥软的手在但纽扣上摸来摸去,解不开的烦燥让他哼哼起来。
      “我来帮你,别动。“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场 面有的有点刺激。。。帮他解开了胸前的两颗扣子正准备解下颗一时,他睁开了双眼,用着很迷茫的眼神着着我。
        我一下子回神,才发现自己在干什么, 被揉凌乱的发丝,英俊的脸庞,微红的皮肤,迷离的眼眸, 手下的衬衣里显露的锁骨还有胸肌,“这这这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脸红的解释到   
        “//////// 和还好我和这家伙结婚了,要不然这怎么看完全就在犯罪啊!”我在心里吐槽。他歪了歪头好像也没听懂我的意思,低笑了一下再次将我拉入怀中,”想趁我喝醉时干什么呢 ?我的公主?’沙哑低沉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呼出的气息划过我的耳廓,使我的身体不禁颤了颤。
     “我,我没想干什么,只是帮你把衣服解开,话说你不是醒着的嘛!故意的?” 我抱怨了半天也不见反应,”喂,你有在听吗?”感觉到平缓的呼吸,我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乖顺的头毛的盖在安稳的睡颜上。
      “原来睡着了啊。。”我无奈一笑, 用手轻轻把刘海梳开,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印上一吻。
       “晚安,我的王子殿下。”

                                                                            by 叶子